主页 > 当前平板 >如果你是道德相对主义者,会面对甚幺困难? >

如果你是道德相对主义者,会面对甚幺困难?

2020-07-02  点赞162   浏览量:716

作者︰猪文

上回说明了哲学家Paul Boghossian对道德相对主义的理解。他认为道德相对主义是一种取代式(replacement)的立场 ── 我们应该以「对我所接受的道德準则而言,这行为是错的」这种相对式道德判断取代「这行为是错的」。理由是世上没有绝对的道德真理,因此所有绝对式道德判断其实都是假的(false)。

所谓的相对式道德判断,如「对我所接受的道德準则而言,这行为是错的」,意思其实是︰按我所接受的道德标準——该组普遍的道德命题——蕴含(entail)了「这行为是错的」这个个别的道德命题。

然而,Boghossian认为这便同时揭露了道德相对主义的内在问题。只要我们认识到道德相对主义其实是如此这般的立场的话,它便根本站不住脚。为甚幺?

在绝对与虚无之间寻求出路

要明白Boghossian的批评,我们须再回想一下道德相对主义想要做甚幺。首先,道德相对主义并非道德虚无主义,因为它仍然想要保留道德领域,仍然认为世上有所谓应该不应该,有所谓对与错。但同时,它又不想陷入道德绝对主义的各种麻烦之中,例如知识论上,我们如何能够认识到那条绝对的道德标準。因此,道德相对主义可说是希望在道德绝对主义(世上有绝对的道德真理)跟道德虚无主义(世上根本无所谓道德价值)之中,谋求一条出路。

而道德相对主义所提供的出路便是︰世上虽无绝对的道德真理,但有相对的道德真理。换句话说,道德相对主义的难题是︰如何能说明所谓的道德真理既是道德的又是相对的。如果所谓的道德真理其实无关道德,则只会退回道德虚无主义;如果它不是相对的,则只是一种道德绝对主义。

而Boghossian的批评便是︰世上没这幺便宜的事,道德相对主义所谓的相对的道德真理,根本不关乎道德。

规範性与描述性

为甚幺道德相对主义所谓相对的道德真理根本无关道德?因为那只是一种描述性(descriptive),而非规範性(normative)的命题。

甚幺是描述性(descriptive)命题?甚幺是规範性(normative)命题?这固然是哲学上一大哉问。极简化地说,描述性命题,顾命思义,是一些描述事物是如何的命题,例如「这个苹果是红色的」、「明年大学考试免费」。描述性命题没有指示你要做或不要做某些行为,它只告诉你世界是如此这般。相反,规範性命题,就像规範一般,会加诸于你身上,把你「拉向」某些行为,或者把你从某些行为「拉走」,例如「你应该吃掉这个苹果」、「我有理由报名下年大学考试的中文科考试」。规範性命题旨不在告诉你世界是如此这般,却规範着你的行为,告诉你应该做甚幺、不该做甚幺。

现在看看以下两个命题︰

(1) 白水乱加室友作 Facebook 好友是错的。(2) 某套道德标準——该组普遍的道德命题——蕴含了白水乱加室友作 Facebook 好友是错的这个判断。

(1)似乎是规範性的,因为如果(1)为真,则白水便不应该乱加室友 facebook。(1)似乎指示着白水不做某些行为。但(2)呢?(2)似乎没有任何规範性,它只是一个描述性命题。描述了甚幺?它只描述了两组命题之间的逻辑关係。(2) 没有规範了白水的行为,根本没有任何行为上的「拉力」,只告诉了我们该组普遍的道德命题与白水乱加室友 Facebook 这两组命题之类有甚幺逻辑关係——前者蕴含了后者。就好像「『白水既高大又威猛』蕴含了『白水高大』」一样,只是一个描述性命题,描述了两个命题之间的逻辑关係。

然而,按照我们一直以来对道德相对主义的分析,它却主张我们应该以(2)取代(1)。如果(1)是规範性命题而 (2) 只是描述性命题的话,道德相对主义便做不成道德绝对主义与道德虚无主义之间的一条出路。因为它实际上做的是以描述性命题取代规範性命题,而非以相对的道德真理取代绝对的道德真理。Boghossian因此认为道德相对主义是站不住脚的一个立场,它最终必然会变成道德虚无主义。

教我如何拥抱某套道德标準?

但是,(2)真的没有任何规範性吗?似乎,至少有一个情况,(2)不只是在描述两组命题之间的逻辑关係,也规範了白水应该做些甚幺,指示了白水如何行动。这个情况便是,(2)里面的「某套道德标準」正正是白水所肯认的道德标準。如果白水所肯认的道德标準,刚好便是(2)里面的「某套道德标準」,(2)不就具有规範性,会把白水从乱加室友Facebook这个行为之中「拉走」吗?

Boghossian认为这个回应也是失败的。首先,这个修正真的是个好帮手,可以帮相对主义早把(2)变回规範性命题吗?又再想想下面两个命题︰

(1)白水乱加室友作Facebook好友是错的。(2*)按白水所接受的道德标準——该组普遍的道德命题——蕴含了白水乱加室友作Facebook好友是错的这个判断

同样地,(1)似乎是规範性的,但(2*)——即使「某套道德标準」改成「白水所接受的道德标準」── 似乎依旧是描述性。(2*)依旧只告诉了我们两组命题之间的逻辑关係。(2*)比(2)不同的,顶多只是(2*)多告诉了我们关于白水的信念系统的事实而已。(2*)并不具有规範性。

一个更麻烦的问题是,按照我们一直以来对道德相对主义的理解,道德相对主义者真的能够接受某套道德标準吗?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先搞清楚甚幺叫「接受某套道德标準」。由于所谓的道德标準,只是一组普遍的道德命题——例如「凡伤害无辜的人都是错的」——接受某套道德标準的意思,其实就是相信该组普遍的道德命题为真。(有些哲学家会认为接受某命题,不一定视之为真的问题。篇幅所限,在此先撇开不论。)

普遍道德命题都是假的?

那幺,我们便要问一个道德相对主义者︰能够视任何普遍的道德命题为真吗?道德相对主义一开始便假定了世上没有任何绝对的道德真理,一切绝对的道德命题都是假的。因为世上根本不存在「错」这个绝对的道德属性,让个别的行为所拥有,所以「这行为是错的」这个判断肯定为假。但「凡伤害无辜的人都是错的」这些普遍的道德命题呢?同样地,道德相对主义者也必须视它们为假。我们没有理由把普遍的道德命题豁免出去。既然世上根本不存在「错」这个绝对的道德属性,那管它是个别的判断,抑或是普遍的判断,只要它假定了「错」这个绝对的道德属性存在,它便是假的。道德相对主义没有任何理由,把它们对道德判断的攻击停留在个别的道德判断,而不同样把普遍的道德判断视为假。

换句话说,基于道德相对主义者的基本立场,他们根本无法相信任何普遍道德命题为真;如果无法相信任何普遍道德命题为真,则他们其实无法真正接受任何一套道德标準。如此一来,企图因某人接受某套道德标準的,去挽回命题(2)的规範性便不是可行的出路。因为从一开始,道德相对主义者便不可能真的接受某套道德标準。

因此,Boghossian认为,只要搞清楚相对主义这个看似简单易明的立场,我们便可以发现它真正做到的,不是建立一种相对的道德判断取代原有绝对的道德判断。所谓的相对的道德判断,只是一种事实描述。道德相对主义把道德相对化,其实只是取消了所有道德判断。在道德绝对主义与道德虚无主义之间,并不存在道德相对主义这个立场。

稻草人?

道德相对主义真是一个站也站不稳的立场吗?道德相对主义者当然会大力反对Boghossian的讲法。箇中关键便在于Boghossian整理出来的道德相对主义立场,是否真的公允。很多哲学家都反对他对道德相对主义的理解,认为他搞错了道德相对主义是甚幺。例如,道德相对主义真是取代式的立场吗?相对主义者Sharon Street便在〈How to be a Relativist about Normativity〉一文中便作过有力的辩护,认为相对主义根本不会以某种相对的道德判断取代绝对的道德判断。

又比如相对主义里,道德所相对于的东西,究竟是甚幺呢?Boghossian只考虑了道德标準,并把道德标準理解成一组普遍的道德命题。这引申出本文各种问题。但似乎道德所相对于的东西不一定是道德标準,也可能是主体(或主体的慾望等等)。这些修正都至少可以使道德相对主义成为一个站得往脚的立场。

究竟道德相对主义的目标能否实现?我们有机会再思考下去。

相关文章︰

演化论与道德真理︰我们的道德信念受演化压力影响?完全无痛哲学︰日常遇到的相对主义「不过是观点与角度」——甚幺是道德相对主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