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像大事 >我们把二二八变了 >

我们把二二八变了

2020-07-10  点赞504   浏览量:539

台湾——一个永远不作根本「转型正义」之国,造成我们至今未能进入一成熟之民主国家。其中最大原因之一,除了全世界最富有党产造成畸形、不正义的选举外,就是1980年代后,台湾民主化过程中我们选择一最廉价,无流血,世俗化,快速且无文化修正与提昇之「非转型正义」。我个人把他分成几个时期。

我们把二二八变了

一:1986-1990民主狂飙期

1987年一月,郑南榕由被莫名其妙因有人控告违反选罢法,就被收押八个月后出狱,利用其党外杂誌《时代週刊》结合全国有识之人士与刚成立之民进党,开始解剥40年禁忌,进行全台「228和平日促进会」筹备。这是延续1986于龙山寺不成功的「519绿色行动反戒严」运动后又一石破天惊之举。当初之诉求受限于参与者与社会认知不足,反对势力新成立,欧洲转型正义未开始等等,因此停留于真相、抚慰与纪念碑层次。

但228这三个数字是中国国民党执政之taboo(禁忌)、也是魔咒与魔棒。用魔咒统治,欺骗台湾人,用魔棒打压任何反对人士。知者既无能亦无力反抗,不知者就永远当「快乐猪」。但这群台湾唐吉珂德一路由台南上来的全台游行、演讲,被国民党情治军警包围、欧打、骚扰,却也感动更多勇敢台湾人。

1987年2月28日,有数万人不顾戒严法仍未解除,聚集在距离大屠杀引爆点最近之北市永乐国小举办演讲会,并对台湾之血泪反抗历史作最大救赎。但反观加害者,中国国民党并没有参与旁观。最后威权者蒋经国于1988年初去见他独裁者父亲后,新的所谓「民主先生」在与国民党反动,保守势力斗争中上台,但打压民主运动并未停止,1989年4月7日,郑南榕自焚,1989台湾首座228纪念碑历经司法迫害到完成。这一段李登辉先生箇中角色仍是未解秘历史。基本上,到1990年228禁忌已被完全冲破,理应进入正义重建期。

二:1990-2000国民党仪式性接收与金钱补偿期

中国国民党在由李登辉总统当政期,由立法院到总统府到各级政府,对内有斗争,在228议题却转换为用仪式性礼仪来转换外在对此责难。对于真正转型正义当然不积极进行,社会有逼一步,他才退半步。

1995年设立之补偿条例而非赔偿。至于深层之司法正义、人权名誉恢复、教育内容之导正与社会舆论方向等——能建立文化价值观者——皆完全不触及,因加害者也是执政者,加上从无国会多数之反对党,社会力只能有限度要求,中国国民党乐得用表面功夫与金钱来拖延与应付,又是一典型「我依法杀人,百姓付钱」案例。1996年江国庆案件即为明显例子,公务、司法人员不能从历史中学习。

三:2000-2008民进党萧规曹守,进步有限期

基本上,民进党对完整转形正义之内涵亦无甚多认知与探讨外,更因国会居少数为藉口,除在档案更开放,学术上责任追究外,相对在司法与文化修正上着墨不多。蓝绿对决,耗尽执政时期。228只能在加强年度仪式与历史不导正中继续放国定假,如何利用历史事件来重新付于社会全盘性之认知与警惕上,并无太多有形、无形建树。

四:2008后,仪式巩固与历史淡忘期

马英九政府上台后,除找出支持他的受难者后代付于职位与相呼应外,更不可能有任何作为。社会力更弱化到办一场几百人游行,放假成为大家欢乐之事。要在事件中找意义与社会进化已成空谷之音。

近代欧洲(尤其德国、部份东欧国家)在1990开始能从二战期间极不人权问题转化、救赎成世界人权标竿再确立与生根。我们可看到除内部对威权势力刬除、修护,社会教育外更可看到其人权输出,例如德国对于宪政民主与国外交流。但现今台湾从世界孤儿到中国俘虏再加上我们又无内部反思向善力度,1980年代种下不良与畸形种子是不会结成丰收之果,这种代价也要世世代代去承受,小者付江国庆案赔偿金,大者台湾永远找不出自我救赎之道,因执政者找一便宜,有利之术,社会也进入无本生意之苦。

相关阅读